欧冠

大逆之门 第三百七十五章 再见故人

2020-02-14 05:45:16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大逆之门 第三百七十五章 再见故人

东疆大烈城曾经发生过很多很多惨烈的战事,在这片土地上泼洒了无数的热血。幽燕两国之间的矛盾不可调和,两国之间的战争是十六国中持续时间最长的,哪怕就是大羲出面,两国也是明面上停战实则依然针锋相对。

幽国的疆域比燕国要大,人口也多,历来是幽,永,霸三国同盟的领袖国。另外的两国一直出兵出力,所以在历史上幽燕交战之中,燕国其实大部分时候处于劣势。

转折出现在铁流火的建立。

安争到了大烈城之后才发现,数十万燕国精锐竟然不在。大烈城守将张云凡迎接出来,告诉安争大将军方知己并不在东疆,而在幽国。

“你再说一遍?”

“大将军不在这,在幽国......”

张云凡脸色有些为难:“按照大将军的吩咐,是不能随便泄露消息的,但是......但是末将对国公爷充满了敬意,若是欺骗国公爷的话内心不安。其实......对幽国的战争一直都没有停止。大将军下令封锁了对朝廷的消息通道,不准任何人泄露,大军现在已经差不多推进到幽国都城北平外了。”

安争的脸色更难看:“朝廷下旨停止对幽国战争,大将军为什么不停?!”

张云凡:“大将军说,数十万大军一动,涉及到多少人力物力?粮草,辅兵,民夫,百万人集结。前期对幽国的战事节节推进,已经深入幽国腹地,可是只因为朝廷一句话,这么多人这么多的准备,全都要停下来。表面上看起来是对国民负责,实则是最不负的决定。”

安争心里无比的震撼,一时之间却又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战争上的事,他的理解肯定不如方知己。但是他没有想到,方知己居然如此的固执。安争有很多朋友在东疆战场上,说不定都已经跟着方知己深入幽国之内了。常欢,霍棠棠,聂擎,这些人的生死,一瞬间就让安争的心中不安起来。

张云凡见安争脸色难看,解释道:“大将军这样做确实不对,违背了大王的旨意,可是......大王在方固城,对东疆战事真的了解吗?大王下令退兵的时候,大将军已经深入幽国千里,大军士气正是最旺盛的时候,突然之间就撤兵了......怎么对将士们解释?将士们浴血奋战才夺下那千里疆土,说退就退,得到的土地说不要就不要了,将士们心里能接受吗?”

“大将军说,若是真的安争朝廷的意思退兵的话,那么寒了数十万将士的心,大王的威信何存?以后再有战事,大王可还能号令大军?那些将士们拼死拼活,为的可是自己?这些年东疆一直被幽国欺负着,死了多少百姓,丢了多少土地?现在能一鼓作气的把仇都报了,缺因为国内的事而不得不停下来......”

张云凡看向安争:“国公爷,您明事理,您想想,以后将士们还会听从朝廷的命令吗?拼了命,洒了血,到最后朝廷一句不要了,就把辛辛苦苦打下来的疆土都扔了。那扔了的可仅仅是千里沃野,还有将士们对朝廷的信任啊。”

安争叹了口气:“大王考虑的是国力,朝廷已经支撑不起对幽国的战争了,百姓也支撑不起。”

张云凡:“大将军以战养战,根本就不用朝廷的补给。”

他指了指大烈城外面:“大将军已经打下了千里沃野,这里将来都是良田。大军推进到什么地方,自然拿了幽国人的粮食来做补给。”

安争道:“大将军现在在什么位置,我要过去见他。”

张云凡:“末将真的不知道,大将军推进的速度极快,怕是已经快要到北平了。”

安争沉默了一会儿后问:“永国,霸国和幽国是联盟,大将军一路推进,就不担心永国和霸国的联军断了他的后路?”

张云凡摇头:“大将军之前确实有这样的担心,所以大军分成两路。一路向前推进,一路在后。可是前些日子突然传来消息,大羲下令各国调集军队往西域方向进发。永国和霸国的使者星夜兼程的赶来,见过大将军之后又回去了,至于谈了什么末将就不知道了。不过从那之后,永国和霸国虽然调集了重兵,但一直很安静。”

安争仔细想了想,永国和霸国之所以这样,是因为要自保。他们调集重兵在这一代,就有借口对大羲要求向西进军的事做出推诿。在自身利益面前,同盟算的了什么。可以说,幽国已经被永国和霸国出卖了。虽然不知道方知己答应了什么,但必然对于永,霸两国来说都是难以抗拒的诱惑。

“你们守好大烈城。”

安争道:“给我一队斥候做向导。”

张云凡连忙吩咐人去抽调最精锐的斥候,不多时,一支百十个人组成的队伍就集合完毕。安争看着张云凡为他准备的上好战马嘴角抽了抽,可是念及幽国那边说不定还有什么战事,保存修为之力为上,只要硬着头皮上马。

“我问你几个人,从方固城来的常欢,霍棠棠和聂擎你可见过?”

“您说的那三位,都在前线大军之中。”

安争点了点头:“咱们走。”

一百名精锐的东军士兵和安争同时催动战马,朝着大烈城东边疾驰了出去。一路上安争仔细询问了关于东疆的战事,从这些士兵们的言谈之中安争也看得出来,他们对方知己的尊敬远超对朝廷的信任。可以说,若是当朝廷和方知己之间出现了矛盾的话,他们更愿意站在方知己这边。

从大烈城一直向东,一路上都是焦土。战争留下的痕迹,可能需要至少一百年的时间才能修补,甚至更多。所过之处,看到的都是废墟。一个一个的村庄被夷为平地,安争甚至可以想象的出来燕军向前推进的时候是何等的狠厉。可是战争从来不都是这样吗,当初燕国,永国,霸国的联军攻入燕国腹地,几乎打到方固城的时候,也是如此的惨烈。

不管国与国之间如何,受苦的还是百姓。

从大烈城向东,昼夜不停的跑了七百里,一个活人都没有遇到。良田荒废,村庄被毁,大军过后比蝗虫过境还要可怕。蝗虫过后只要人还在就能重新生活,可是战争之后,人都死绝了,还靠什么重建?

一天一夜之后,安争不得不停下来休息。他倒是没事,但是那一百个士兵实在是坚持不住了。

安争让所有人睡觉,自己一个人站在临时营地外面,看着远处荒芜的大地心里也说不出是什么滋味。能说方知己错了吗?站在百姓的角度上来看,永远都没有战争才好。可是站在军人的角度来看,尽快取胜才是最好的结局。方知己也许从一开始就没打算停下来,安争总觉得这个人心里也藏着什么秘密。

似乎,方知己对幽国格外的仇恨。

一个士兵拿了一壶酒出来递给安争:“国公爷,你去歇一会儿,我来守着。”

安争摇头:“我不用休息,你回去睡一会儿,还需要你们来为我带路。”

士兵嗯了一声,也没有多说什么。

他走回去几步之后又回头:“国公爷,咱们大燕不会有事的对不对?”

安争笑了笑:“当然不会。”

那士兵又点了点头:“那就好,那就好......他们私底下都说,大将军违抗了朝廷的命令,将来大王一定会怪罪。大王年纪小,容易受人蛊惑,到时候......”

他的话说了一半,醒悟过来安争和大王是最亲密的人之一,后面的话又不敢继续说下去了。

“大王虽然小,但明是非。”

安争道:“你们都是对大燕有功之臣,大王不会怪罪。当初大王不是说过吗,给方知己大将军临机专断之权,大将军是有权力做出选择的。你们不要被人蛊惑了,大王对大将军深信不疑。”

士兵的脸色顿时好了起来:“国公爷说的我信!”

安争忽然想到一个问题:“你知不知道,大将军对幽国为什么那么恨?”

士兵楞了一下,又走回来挨着安争站住:“国公爷这句话说的不对,不是大将军对幽国为什么有恨,我们每一个人对幽国都有恨,恨之入骨。不过,我听说大将军的一个很重要的人死在幽国人手里了。啊......我是胡乱说的,当不得真。”

安争哦了一声:“放心,你跟我说过的话,我一个字儿都不会告诉别人。”

士兵连忙道谢,也不敢多说什么连忙就走了。

队伍休息了半天之后,安争再次出发。这次又行进了差不多一天之后,终于看到了一座规模还算不小的大城。这一路上看到的都是废墟,前面出现的大城是唯一一座看起来保存的还算完好的。城墙上插着的是燕国的国旗,上面来回巡视的也是燕军士兵。从城墙上的守军数量来看,城内的军队规模不小。

安争打算进城去看看,让人去叫开城门。

不多时,城门大开,但是有一个人从城墙上直接就冲了下来,电一样朝着安争过来。人还没到身前,笑声就已经到了。

“哈哈哈哈,真没有想到你会来!”

那人直接扑到安争面前,几乎脸贴着脸。

安争连忙后撤一步:“见过先生。”

身穿铁甲的安争两只手抓住安争的肩膀摇啊摇的:“少特么的扯淡,我没有给你这国公爷行礼,你也不许叫我先生。真是想不到,有生之年居然还能见到。”

安争嘿嘿笑了笑:“我师父呢?”

常欢楞了一下,才反应过来安争说的是霍棠棠,他也嘿嘿笑了笑,脸上都是自豪和满足:“当然是在家里啊,娘们儿家家的,抛头露面干什么,在家里给我洗衣服做饭呢!”

安争叹了口气:“能不吹牛逼吗?”

常欢一拍胸脯:“你看我像是会说谎的人吗?现在我说了算......”

然后他回头看了一眼,确定没危险之后大声说道:“男人嘛,一家之主!”

正说着,身后忽然有人说道:“对啊,男人一家之主,当然要有面子才行。”

穿了一身布衣的霍棠棠出现在他身后,然后微微附身:“见过夫君。”

常欢的脸色一白,迅速的绕到安争身后:“有......有客人,有客人......那个

,有什么事,以后再说行不行?”

安争哈哈大笑。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