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超

不务正业的神大人第八十五章我是说在座的各

2020-01-22 10:53:34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不务正业的神大人 第八十五章 我是说在座的各位,都是垃圾

;“额,这么说来大家都在的样子啊,那个啥,大家都是文明人,打打杀杀什么的多没意思,不如我们坐下来好好谈谈。。。。。。”

看着房间内一副剑拔弩张的景象,作为人质被鲍德温当做盾牌挡在身前的得文教授摆动着他高举的手道,就好像是一朵随风拂动的太阳花似的。

“得文,我可不记得你会弱到被这么只虫子给劫持。”

虽然得文表现的相当配合没错,不过贝拉克还是一眼看穿了这家伙只不过是在跟自己装蒜罢了,身为人质却丝毫让人看不出他有一点作为受害者的自觉来,泰然处之的样子仿佛是被妈妈抱在怀里的小宝贝似的安详。

“人家可是教会的大人们好吗?像我这样一个穷教书的怎么可能惹得起人家呢贝拉克大人?”

得文一脸惶恐的开口答道,虽然他努力的想把自己塑造成一个胆小如鼠的小市民形象,不过就连凪都能轻易看穿他颜艺指数max的表情下做作的演技和敷衍的态度,就更不要提作为挟持者的鲍德温陛下会有怎样蛋疼的感想了。

“真是无聊,得文,你们学院的人我可以放他们一马,但是为了我们宝贵的时间,赶紧帮我把这几只教会的蛆虫除掉好吗?我们来这鬼地方可不是为了度假的!”

悬浮在空中的贝拉克以手扶额,心中的无奈不用言表便已然浮现在他的脸上,不难看出,得文这家伙恐怕在被鲍德温找到之后,恐怕连最基本的反抗——不甚至连打打嘴炮为自己辩解一下都没有做便束手就擒了吧。虽然不知道为什么一向高傲的得文为什么会怂成这样,不过贝拉克也并没有心情去探究自己这位名义上的学生心里到底打着什么小算盘,他就像一位一进家门就发现老婆躺在地上装死的丈夫一样,选择性的无视了某些被得文强加到他身上的奇奇怪怪的设定,直截了当地开口道。

“贝拉克,你知不知道你现在在做什么?教会和法师协会这么多年来不断的努力才建立了现在的和平,你难道想亲手把它推翻吗?教皇陛下已经亲口宣布过,魔法并不是异端,魔法师是值得尊敬的存在,我们是共同生活在神圣的光辉之下的神的子民,这一点也是你们的会长付出无数努力才做到的不是吗?”

没等得文想好要这么应付贝拉克的要求,鲍德温便率先开口道,相比于琼那种欲先杀之而后快的暴躁态度,深明大义的鲍德温的表现明显沉稳的多,他从得文口中得知了贝拉克的真实身份后,便很清楚自己与对方直接的冲突绝不是什么流氓地痞之间的打架斗殴那么简单。

十二使徒是魔法师协会会长之下最高层的领导者,其地位基本可以和教会的枢密主教相当,而自己,则是教皇的机要秘书,更是未来的政教合一国家耶布斯王国的统治者,他们两人之间的冲突很容易便会演变成教会和魔法师们之间再次的全面战争。而这种没有任何利益可言,只会徒劳的内耗导致神圣同盟自身实力大幅消弱的战争,绝不是即将前往三面被鄂图曼帝国领地合围的耶布斯城继承王位的鲍德温想要看到的。

“我不知道你是从哪里得到的消息,但是你来到这里的目的你也应该很清楚吧,为了那个可以实现一切愿望的金苹果,”虽然鲍德温努力的向贝拉克抛出自己的橄榄枝,不过对此贝拉克似乎丝毫没有领情的样子,嘴角挂着不屑的轻笑,他俯视着面前的鲍德温道,“这是本世纪,不,应该说是有史以来最强大的魔法师和占星学家,魔法师协会的会长大人预言中可以改变我们悲惨命运之物。”

“当第一片落叶被秋风卷走,遥远东方的初始之地上,命运的果实已经生根发芽,囚禁着我们的牢笼将被打破,利剑将悬在我们的头顶,审判,毁灭,或者将剑粉碎,然后获得新生。”

张开双臂,像是一个虔诚的信徒在神像前祷告一般,贝拉克用他充满着磁性的嗓音将他所听到的预言转述出来。不得不说,他铿锵有力抑扬顿挫的演说极富有感染力,一开始时,他的声音是低沉的,像是在黑夜中摸索前行的旅人一般,

而当他提到审判与毁灭之时,他的声音又立马变得高亢起来,仿佛是在绝境之中像百倍与自己的敌人发起冲锋的骑士般慷慨激昂。

“伪信者,听到了吗?你们趾高气昂的日子已经到头了,预言已经得到了应验,命运之果已经成熟,那么我们将不再隐忍和妥协,悬在魔法师头顶之上的利剑是时候被我们亲手击碎了,你们那个从不露面的虚伪神坻将会在魔法本源的真理面前损落,我们已经没有必要继续忍气吞声下去了!”

“你不来教会当传教士真是屈才了啊,贝拉克,”把身前碍事的得文推到一边,将手中被教皇亲自施加以祝福的圣剑高高举去对准抱臂于空中的贝拉克,虽然看不到他盔甲之下的表情,不过从他的声音中不难听出,这位向来淡定的圣地国王动了火气,“我可以准许你侮辱我,侮辱现在这个腐朽的教会,但是,你居然胆敢侮辱神圣的创世神大人。”

“我不仅要侮辱他,我还要干掉他哩!你们这帮只会匍匐于地祈求得到神的恩惠的下等人这么会明白魔法——以及使用它们的人类是怎样高贵的存在,”毫不客气的与鲍德温针锋相对道,贝拉克的表情变得狰狞了起来,“虚伪的和平可以结束了,自称神的牧羊人的蠢货们,你们只不过是被他所饲养的猪猡罢了,无论怎样华贵的衣服和精美的粉饰都无法改变你们低贱的本质,你们只要生活在我们高贵的魔法师恩泽之下就够了,这个世界的罗盘理应掌握在我们手上!”

“杀掉他,不必留情。”

将圣剑举在自己面前,鲍德温右手上的令咒一阵闪烁,一个同样一身戎装,手中却拿着比自己身体还高的战旗的少女便陡然出现在了他的身边。

“英灵吗?”

眉头一挑,对于鲍德温能召唤出传说中的英灵为自己战斗这件事,贝拉克似乎还有些惊奇。

“接受指令,我的主人。”

将尖端装有枪头的战旗轻轻挑在身后,贞德冷声应道,身后宽大的落地披风随着她前进的脚步缓缓浮动,那绣在黑绸披风上的巨大白色十字架在众人眼中显得格外的醒目,被教会视作异端魔女的她直到死后依旧坚定不移的信仰着曾经帮助过她的神大人,对于教会出身的鲍德温的命令亦是准确无二的执行着,真不知道该说她是执着还是悲哀呢?

...

北京京科银康医院在线预约
长兴县妇幼保健院
内蒙古专治白癜风医院哪好
锦州什么医院治牛皮癣
福州治疗阴道炎方法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