冰雪

武极狂神 第十四章 谁敢阻我

2019-12-05 07:06:18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武极狂神 第十四章 谁敢阻我

旭日东升,云武城李府,宾客盈门,李府大门前张灯结彩,两尊威武的石狮子也挂上了红段子。

城中车水马龙,热闹非凡,大街上到处都可以见到身上带着兵器的武者。

午时快到了,所有李族的子弟和来客都聚集在了李府后面祭台前的广场上,巨大的广场,足有上千亩。

广场正中,整齐的站着一名名李族子弟。

李族在云武城繁衍生息五百年,始祖威远公,更是先天宗师,威震一方。

有威远公坐镇的李家,乃是七等修炼家族,那个时候,什么百兽城,天虎城,全都臣服于李家。

但是,先天宗师虽然强大,也敌不过生死轮回,二百年寿元一尽,终归也要化为黄土。

自威远公之后,李家便再也未能出现先天宗师,时至今日,曾经的七等修炼世家,已经变成了九等世家了,彻底衰落。

李家到底是五百年的家族,子孙众多,李族的子孙遍布三千里云龙山脉,光是身穿黑衣,整齐的站立在广场上李族子弟便足有近两千人。

前来观礼的来宾,在广场两旁搭建的高台上落座。

最引人注目的来宾,自然是云武城城主洪烈,天虎城胡家的胡飞虎,百兽城林家年轻一代的第一人林显龙,还有云王府的一位子弟,名为凌云飞。

凌云飞,并不是云王的亲子,只是云王的一名侄子而已,而且,云王的这名侄子在云王府之中的地位并不高。

但是,即便如此,李家也不敢怠慢,将之安排在了高台上仅次于城主洪烈的位置,排位还在胡飞虎与林显龙之前。

胡飞虎与林显龙自然是不敢有任何不满,要知道,这可是云王府来的贵客,他们请都请不到的大人物。

就是城主洪烈,对凌云飞也是客气得很。

城主洪烈的身后,站着他的儿子洪十三,而洪十三的身旁,站着一名紫衣蒙面女子。

这时,嘈杂的广场上忽然静了下来。

李破天亲自陪着李族三大族老从祭台后面走了出来,直接来到祭台前第一排的位置上坐下。

李破天看了看天色,祭祖大典马上就要开始了,他很激动,这是他坐上家主之位后,第一次主持祭祖大典。

这是整个李族上下对他的家主地位的承认,祭祖大典过后,他的家主地位便更加稳固了。

但是,龙武宗和青玄门的人怎么还没有来?

李破天有些不安。

而李族上下,似乎已经将李狂母子忘记了,没有人提起。

在这个弱肉强食的世界,强者才会被注重,弱者会被直接无视。

这时,李狂他们已经来到了城门口。

他们没有马车,连马都没有,只能走路,来城门口的时候,凌映雪他们已经大汗淋漓了。

李狂却是依旧很轻松,额头上没有一滴汗珠。

“站住了!”

李狂他们正要进城,就在这时,城门里面冲出了几名李家子弟,将他们拦了下来。

“什么,你们竟然敢……”

凌映雪见状,气的浑身发抖。

“是谁给你们的狗胆,竟敢阻止我们祭祖。”

李狂怒吼道,他真的是怒了,二叔李破天他们做的太过分了,他李狂,也是云武城李族的嫡系子弟啊!

“李狂,你们还是回去吧,别让我们难做。”

为首的一名李族的子弟冷漠的看着李狂。

“李虎,谁给你的狗胆,竟然敢阻我进城,我命令你马上滚到一边,让我进城,要不然,别怪我手下无情。”

李狂怒瞪着对面的李虎,握紧了拳头,这家伙不过是李族的旁系子弟而已,竟然敢众目睽睽之下拦阻自己,看来必然是某些人的意思啊。

“哈哈,就你一废物竟然敢在我们面前放肆,你还以为你是三年前那个高高在上的家主之子?现在的家主已经不是你老子了。”

李虎身旁的一名李族子弟放肆的大笑着说道。

“不错,如在三年前,你老子还在,你就算是一个废物,我们也得巴结你,讨好你,抱你的大腿,但是现在,哼哼!”

另外几个李族的旁系子弟也神色不善的围了过来,都是一脸的讥讽。

“那不是李狂吗?这是怎么回事?”

城门口的动静引起了不少人的注意。

云武城,有谁不知道李狂?

在云武城,李狂可是一个名人,身为前任家主之子,竟然不适合练武,这本就是一条大。

“有好戏看了,这些人竟然要赶走李狂母子!”

城门口附近得到消息的人马上便围了过来,但是他们也不敢站的太近,不少人在远处指指点点。

“废物?哼哼!”

李狂一步一步向着李虎他们逼去。

“狂儿……”

母亲凌映雪想拉住李狂,今天到底是李族的祭祖大典,她不想引起冲突。

“娘亲,里面的那些人巴不得我们死,我们难道还要和他们讲什么情面吗?”李狂一脸悲愤道。

“李狂,识趣便滚回去,要不然打断你的狗腿。”

李虎双手抱胸,冷冷看着向自己走来的李狂,嘴角带着不屑的冷笑。

凌映雪一想到前天胡艳竟然派胡忠来杀自己两母子,便不说话了,是啊,那些人都想你死了,还和那些人讲情面?

这时,李狂已经来到了李虎的对面,只见他怒发如狂,整个人就像是一头凶兽一样,他没有停下来,依旧向前走去。

“这……”

看着如猛兽一样的李狂向自己走来,李虎不禁吃了一惊。

“上,给我往死里打,出了事,我扛着。”

李虎在向后退,但是却命身后的人出手

“嘿嘿,虎哥放心,一个废物而已,我们会好好招呼他的了。”一名脸上有一道刀疤的青年狞笑着向李狂走了过去。

另外三人也轻笑着向李狂包围了上去。

李狂没有停步,看都不看刀疤脸他们。

“不知死活!”

刀疤脸怒喝一声,一拳便向着李狂当面砸去。

李狂右手一伸,直接便抓住了刀疤脸的砸来的拳头,然后一拧,一阵骨头碎裂的声音立时响起,刀疤脸的整条手臂一下子便被拧成了麻花。

这时,刀疤脸才发出了一声惊天动地的惨叫。

“你敢伤人?”

另外三人大吃一惊,一人飞起一脚,直接踢向李狂的胸口,一人闪到李狂的右边一拳向着他的肋下砸去。

还有一人,一个扫堂腿,扫向李狂的双脚。

“哥哥小心……”

月儿紧张的叫道。

“他们,蝼蚁而已!”

李狂面无表情,只见他放开刀疤脸的手,一步迈出,直接避过了扫堂腿与砸向自己胸口的那一拳,然后一把抓住了踢向自己胸口的腿,猛的发力,将这家伙整个人抡了起来向着李虎砸去。

“什么……”

李虎大惊失色,连忙伸手去接向自己砸来的那个手下。

蹬蹬蹬……。

李虎只觉得自己被大山撞中一样,连退了五、六步,一屁股坐在了地上,一张脸涨的通红,像是涂了胭脂一样。

这时,李狂一巴掌抽飞了李虎的另一个手下,一脚扫断了第四个家伙的右腿。

不到三个呼吸的时间,李狂便干净利落的将四名李族的旁系子弟打残了。

“这……”

见到这一幕,正从地上站起来的李虎顿时脸色大变。

“你……这怎么可能……”

李虎瞪大了眼睛惊恐的盯着李狂,像是看怪物一样,要知道,他那四个手下都是练气三、四重天的武者。

尤其是刀疤脸,那可是练气五重天的武者,李狂竟然可以轻易打败他们,岂不是说,李狂的修为远在他们之上?

这李狂不是一个不能练武的废人吗?

李虎难以置信。

就是旁观的那些人也是瞪大了眼睛,眼珠子都差点掉到了地上。

“到你了!”

李狂大步上前。

“你不要逼我。”

李虎又惊又怒,李狂展现出来的战力令他又惊又怒,不由自主的退了一步。

“哈哈,真是好笑了,到底是谁逼谁?”

李狂大笑两声,怒瞪着李虎大声说道,这些族人真是令自己心寒啊,自己一家可是被这些家伙逼到了绝路了啊!

“李狂,你要知道,今天可是我们族举行祭祖大典的日子,你要是敢在这里搞事,就算是你老子回来都庇护不了你。”

李虎声色俱厉的说道。

“是吗?”

李狂嘴角上扬,露出了一丝邪笑,他继续向着李虎逼去,这个家伙刚才还盛气凌人,根本不把自己放在眼内,现在,却是在自己面前瑟瑟发抖。

这种欺善怕恶,狗仗人势的家伙,在李狂眼里,不过是蝼蚁而已,在前世,他见得多。

“你,你真的敢?”

李虎真的是慌了。

“狂儿……”

母亲凌映雪一脸担忧的看着台阶上的李狂。

“我还有什么不敢的?”

李狂邪笑着说道。

“你去死吧!”

李虎知道唬不住李狂,便疯了一样,全力一拳向着李狂当胸砸去,拳出如奔雷,一股狂暴的劲风从他的拳头上爆发了开来。

这是李家的奔雷拳,以拳劲狂暴,凶猛而称著。

然而,只见李狂右手一伸,直接便抓住了李虎砸来的拳头。

“什么……”

李虎大吃一惊,他猛的发力想要抽回拳头,刚才自己的一个手下就是被这个家伙将整条右臂拧成了麻花啊。

然而,他只觉得自己的拳头就像是长在了李狂的手上一样,竟然纹丝不动,对方的五指如同钢箍一样,牢牢的抓住自己的拳头。

“哼!”

李狂冷笑一声。

“别……”

李虎差点吓尿。

下一刻,李狂右手一用力,李虎的整条手臂便被拧成了麻花,整条手臂的骨头都不知道碎成了多少块。

李虎发出了一声惊天动地的惨叫,直接便痛晕了过去。

如何给小孩健脾
小儿为什么咳嗽
儿童健脾胃吃什么
宝宝口舌生疮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