搏击

职场风云:我的极品老婆 第422章

2019-09-13 20:07:18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职场风云:我的极品老婆 第422章

廖东华显然是没有想到这包厢里竟然坐着陈兴,看着陈兴微微有些愣神。

  “这包厢平常是我坐的,你们到别处去吃饭。”为首的年轻人扫了陈兴和张明、黎小莹一眼,不客气的赶着人,看到陈兴时,隐隐感觉陈兴有点眼熟,但也没去细想,一下就跳了过去,目光最后落到张明旁边的黎小莹身上时,眼睛还没有些发亮,没想到会意外碰到这么一个漂亮女人。

  年轻人的话终于让廖东华回过神来,轻咳了一声,拉了拉身前的年轻人,“小福,我看咱们还是到大厅去吃饭吧,也不差这么一顿饭。”

  年轻人叫廖小福,省政府秘书长廖全进的儿子,廖东华和廖全进算是同村的本家亲戚,虽然是没有血缘关系的那种,但毕竟是从同一个地方出来的,又都在体制这个大染缸里摸爬滚打,就凭这种裙带关系,也足以让廖全进对廖东华多加照顾,廖东华从省政府督查室副主任调任南州市政法委书记,要不是没有廖全进暗中出力,廖东华根本坐不到这个位置上。

  因为是本家亲戚,所以论辈分,廖小福还得叫廖东华一声叔,今天是廖东华陪着廖小福跟其一个省外商场上的朋友一起来吃饭,所有的包厢都被订光了,廖小福不想坐大厅,所以就干脆让酒店服务员把他平常经常坐的那间豪华大包厢给腾出来,这才有了眼前这么一出,此时廖东华见撞上陈兴,虽然和陈兴不大对路,但他无疑也不想因这么一点芝麻蒜皮的小事闹出什么事来。

  “廖叔,坐大厅那多掉价的事,咱来这南州大酒店吃饭,就没坐过大厅吃过饭,没包厢他们也得给我腾出来。”廖小福撇了撇嘴,看到一旁的酒店工作人员还愣着,不由得又吼道,“还不赶紧给我把人请出去,再傻站着信不信我再抽你。”

  “咳,小福,这是陈市长。”廖东华朝廖小福使着眼色。

  “陈市长?”廖小福眨巴着眼睛,愣愣的看着陈兴,他这会总算是知道刚才怎么会觉得眼熟了,合着是南州市市长陈兴。

  廖小福看着陈兴,陈兴同样在打量着廖小福,对方是叫廖东华廖叔?但看廖东华的样子,明显要让着对方,陈兴眉头微微一皱,他知道廖东华是通过什么关系调过来担任市政法委书记的,这会也多少有了猜测,难道这人就是省政府那位廖秘书长的儿子?看对方的长相,倒是有几分廖全进的影子。

  “既然是陈市长和朋友在吃饭,那就算了。”廖小福神色悻悻,他还不至于这会还犯浑,将一个大市长给撵出去,就算老爸是省政府秘书长,他也没那个胆子,此时心里不情愿,他嘴上还得象征性的道歉一下,“陈市长,多有冒犯了。”

  廖小福说着,掉头就要往外走,想在带来的朋友面前耍耍威风,这还真是耍到阴沟里去了,廖东华这会也歉意的向陈兴笑笑,跟着往外走。

  “慢着,这踢着门闯进来了,就这样走了?陈市长是没意见让你们走,我有说让你们走吗。”张明冷哼了一声。

  廖小福等人一怔,转头看向出声的张明时,廖小福瞪着眼,盯着张明,“那你是怎么个意思?”

  “你去拿一瓶白酒过来,度数越高越好。”张明突然指了指酒店的那名工作人员,道。

  那名工作人员一愣,看了看现场的人,还是转身去拿了。

  廖小福盯着张明看着,更多的时候,目光移到陈兴身上,廖小福不知道张明是什么人

,和陈兴又是什么关系,这会见陈兴一直静静的坐着,似乎并不反对张明的举动,廖小福眉头也紧紧皱了起来。

  很快,酒店的工作人员已经拿了一瓶茅台过来,放在张明跟前,小心的解释道,“五十二度的飞天茅台,我们酒店度数最高的白酒只有这个。”

  “茅台就茅台吧。”张明抬了抬眼皮子,“把酒打开,倒满一杯。”

  工作人员很快就启开了酒瓶,按照张明的吩咐倒了一杯,这才小心翼翼的站在一旁。

  “想走可以,把这杯酒喝了权当赔罪,我就当什么事都没发生过。”张明神色淡然。

  “你说什么?”廖小福怒发冲冠,险些就当场发飙,直至看到陈兴静坐在一旁,廖小福才深吸了口气,看向陈兴,“陈市长,这也是你的意思。”

  “这是他个人的意思,不代表我。”陈兴耸了耸肩,看了张明一眼,陈兴并不打算劝说对方什么。

  “陈市长,那意思是说这人有什么事,跟你也没关系了?”廖小福扫了张明一眼,眼里冒着寒光,对陈兴他不敢乱来,对一个不认识的王八蛋,他还不敢教训对方不成,敢叫他喝一杯白酒赔罪?吃了雄心豹子胆了。

  “你要是想这样认为,也可以。”陈兴微微点头。

  “陈兴,我说你不带你这样落井下石的。”张明一听陈兴的话,笑骂道。

  廖小福听到陈兴的话后,已经想发作,陈兴都这样说了,那就别怪他等下教训张明了,还没来得及说什么,一旁的廖东华已经拉住了他,朝他微微摇了摇头。

  “陈市长,不知道这位是?”廖东华看着张明,试探道。

  “鄙人姓张。”张明冷笑着。

  “姓张?”廖东华心里咯噔一下,“张先生是来自京城?”

  “你说对了,京城张家。”张明眉毛一扬,“有啥指教吗?”

  “不敢不敢。”廖东华连连摆手,脸皮子已经抽动了起来,暗道廖小福今天这是够倒霉的,嘴上已经道,“今天是我们多有冒犯,还望张先生多多包涵。”

  “好说,包涵还不容易,我刚说了,把这杯白酒喝了权当赔罪,就当啥事都没发生过。”张明斜瞥了廖小福一眼。

  “张先生,您看这么大一杯白酒,喝下去会出事的。”廖东华苦笑,他知道廖小福年轻人脾气冲,也拉不下脸面,他只能替廖小福站出来打圆场。

  “就喝一杯白酒还会出事?”张明嘲讽的看向廖小福,“我说你还有裤裆里那玩意吗,要是个软蛋不举,就别出来瞎得瑟,螃蟹有四条腿可以横着走,你有吗?你中间那第三条腿都还不知道能不能用,别***装逼,在南州这小旮旯你当自己是个人物,真踢到铁板了,你玩不起。”

  “你***说什么。”廖小福怒视着张明,他显然还没彻底反应过来京城张家对他这个父亲只是省政府秘书长的人来说是什么概念。

  “小福,别冲动,快向张先生道歉。”廖东华急道,赶紧又看向张明,“抱歉抱歉,年轻人比较冲动,您别放在心上。”

  “要不这样,这酒喝半杯,您看成不?”廖东华看着张明,眼里更多的是无奈,今天是廖小福得罪人了,但他毕竟在场,要是没站出来,廖东华不知道回头那廖全进会不会怪到他头上,但他是靠着廖全进这棵大树才走到今天的,廖东华无疑不能让廖全进有任何不满,今天就算是得帮廖小福把这杯酒喝了,他也得硬着头皮上。

  廖东华说着话,其实在一直看着陈兴,他一点也不怀疑张明的身份,陈兴是张家女婿,这并不是什么太大的秘密,张明和陈兴坐在一起,这身份根本无需质疑,廖东华此时无非是希望陈兴能出来说句话,大家同朝为官,他好歹是个政法委书记,陈兴总不能这样坐着旁观不是。

  “怎么,你要替他喝?”张明冷笑着,“你要自个酒瘾上来了想喝酒,那没关系,这半杯还是一杯的,你随便喝,不过嘛,他一杯还得照样喝。”

  廖小福已经忍无可忍,冲动的要说什么,廖东华赶忙拉住,凑近了廖小福耳旁道,“小福,别乱来,他是京城张家的人,连你爸都得罪不起,你别给你爸惹麻烦。”

  廖小福一愣,连自己父亲都惹不起,这句话总算是犹如一盆冷水从头上泼下来。

  脸色阴晴不定的变幻着,廖小福总算是咬了咬牙,“喝就喝。”

  廖小福说着,走到桌前拿起酒杯,一狠心,闭着眼睛就一口灌了下去。

  喝完,那火辣辣犹如火烧一般的感觉从喉咙直接烧到胃里,廖小福忍着没吭一声,二话不说就转头往外走,他认栽了。

  廖东华最后朝张明微点着头,勉强陪着笑,这才离开,目光隐隐瞥向了一旁的陈兴,廖东华面无表情的迅速离去。

  陈兴看着廖东华离去的背影,同样是若有所思,看廖东华离去的眼神,指不定他这个旁观者无端被对方怨恨上了,两人原本就不对路,廖东华会有啥想法也很正常,此时此刻,陈兴也在琢磨着,他是一直希望将路鸣扶上市局局长的位置,甚至让路鸣接任政法委书记,进常委班子,这廖东华,如何想办法将他踢走还是件不容易的事。  

小儿脾胃虚弱的症状
汉森四磨汤治便秘什么时候吃
儿童感冒药
小孩半夜流鼻血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