搏击

保卫国师大人 第211章 梅矶将军

2020-02-14 09:38:11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保卫国师大人 第211章 梅矶将军

盆里连莓子带清水,不知何时已经凝结成冰,白霜沿着桶口往外蔓延,扎得她们奇寒侵骨,冷不防叫出声来。其中一个刚刚张嘴,另一个就赶紧拉住了她。

冯妙君接过卫兵递来的清水,顺手装进方寸瓶里,嗤笑一声:“没封上你们的嘴,是我今儿心情好。”说罢转身走了。

她神通拿捏精准,没有冻伤人,否则事情就扯不清楚了。转身时,她望见二女眼里露出的忌惮,大概事先不知道她是修行者。

这重身份就足够挡去多数麻烦的了,何况她有强大的武力,有强硬的靠山,就懒得和这些小娘子玩宫心计那种1o爆了的花招。

能用一耳光解决的问题,为什么要绕九曲十八湾呢?

拐出去十几丈,有人笑吟吟迎了上来:“安安姑娘好大威风。”

来者是6茗,冯妙君斜睨他一眼:“大军里何时有女兵了?”行军打仗又不是郊游,谁敢带着婢女侍候自己——除了魏王身边陪着一名妃子,也就只有国师大人是例外了。

6茗低声道:“昨日会师,梅矶将军也来了,王上心情大悦。你遇到的是她的亲兵。”

这名字她不止听过两遍。魏国这些年国运蒸隆,名将扎堆,其中就有一名女将军最为人津津乐道,这就是梅矶将军徐广香。她本就是名门之后,其父为魏国虎将徐胜冶

,十二年前不幸在追剿妖怪时阵亡。魏王怜其女尚幼,亲自收养徐广香,赐号梅矶公主。哪知徐广香天赋才情均自不俗,居然投身行伍,后面带兵打下大大小小好几回胜仗,于是公主的赐号反而没有将军出名。

这回徐广香为靖北军的将军副手,它走的是中北路线,自西北向东南行进,最后与王军在淆关顺利会合。

“原来是女将军到了。”将军是女的,随身的亲兵当然也是女的。

6茗左右看了两眼,冯妙君看他这般模样就是有八卦要讲了。果然这人下一句就是:“徐将军对国师大人爱慕已久,她身边的亲兵都知道,因此对你有些成见。”

云崕的仰慕者真是无处不在啊,冯妙君心中想起自己那位闺蜜公主,口中却道:“那么,国师大人知道么?”

“这个。”6茗挠了挠头,“云崕大人的心思,谁也看不破。”

嗯,也就是说云崕分明是知道的——他怎么可能不知道?6茗说得可真委婉。她侧了侧头:“你要劝我避其锋芒多多忍让吗?”

6茗笑道:“怎可能?我早说过你在军中不用看任何人脸色,除了王上和国师大人。”

冯妙君大悦,分了大半袋草莓给他:“来,拿着。”

6茗掂了掂:“这么多?”怕不得有四斤多,他还是个光棍,能吃完这许多么?

冯妙君丹凤眼都笑成了新月:“我把国师大人的也分一部分给你。”

“……”啊?“那大人?”

“他用不着吃这么多!”冯妙君嘴一撇,转身走了。

……

是夜,魏王摆宴,一为庆功,二为靖北军接风洗尘。

崕换上一身锦袍,墨用红宝石箍整齐束在脑后。他心疾暂缓,最近气色略有好转,薄唇不点而朱,哪怕烛火摇曳中也尽显丰神俊秀。冯妙君抿着嘴,在帐中给他整拾衣冠。

她正好给他整理前襟,云崕见她板着脸活像负气的小仓鼠,不由得捏了捏她滑嫩嫩的脸蛋,好笑道:“这是谁惹到我家安安了?”

她撩起眼皮:“今日听营里有人非议,说我妖媚惑主。”

“哦?”云崕闻言抬起她小巧下颌,目光在她面上来回扫视,“没说错啊。”

她嘴角一弯,赶紧挣开他的手,拿一条玉带给他系在腰上,面色稍霁。

就当是好话听了,哼哼。

“谁那么有眼光?”冯妙君不答,云崕仗着身高俯视她,“女人?”男人可没有这么嘴碎。

不得不说,这家伙的第六感比女人还敏锐。她轻轻哼了一声。

云崕笑了。他一笑起来满堂皆春,冯妙君好想吐槽,那些女人的眼睛都被蛤蜊糊上了吗,眼前这男人明明比她更容易迷惑人好不好,谁更像精魅啊?

“对了,今日送来的草莓好似少了?”

“不少,但是烂的多。”她面不改色地撒谎,“都挑掉了,剩下的就少。”

“是这样?”他摸了摸鼻子,“6茗今日请人到他账中吃莓子。”

“他啊?来者不拒呗,不懂得对人说不,厚着脸皮上门的人就多。”冯妙君皮笑肉不笑,“您要是喜欢莓子,那明儿我把他的口粮夺来给您。”

“我看行。”他面不改色,丝毫没有抢夺下属的愧疚感。

今晚是个大晴天,晒谷场上临时开辟了筵席。云崕姗姗来迟,全场都在给他们三人行注目礼。

这样的目光,冯妙君已经习惯了,她一眼看中的是坐在魏王左侧下第三位的将军,也是全场唯一入坐的女性。

梅矶将军的资历不如其他大将,但她贵为国君养女,在这里当然有一席之地。

这位女将军是标准鹅蛋脸,长眉入鬓、杏眼高鼻。因为常在阳光下驰骋,肌肤是匀亮的蜜色,有女性之中少见的英气飒爽;嘴微宽而唇厚,与樱桃小口无缘,但在冯妙君看来很有性格也很有型。

这不是个传统美人,但一定会有男子欣赏。冯妙君看了云崕一眼,他正好向魏王行了一礼,掀袍坐下。

落座以后,徐广香就坐在他斜对面。

人到齐了,魏王即说了些敞亮话,并邀众人举杯同饮。

冯妙君站在云崕身后微微垂,却能感觉到徐广香的目光几次扫过来,既观顾了云崕,也看向了她。

女子看待心上人的眼神,冯妙君大抵是不会错认的,因而知道徐广香果然对云崕有意。她下颌微抬,目光正好与徐广香对上。

两个风姿各异的美女,互相审视了一番。徐广香的眼里有惊艳和动容,冯妙君的目光却很平静,平静得旁人都看不出思绪。

而后,徐广香举起酒杯喝了一口,主动切断了这次对视。()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版阅读址: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