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甲

荒兽主宰第二百四十九章封息禁阵

2020-01-21 06:59:38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荒兽主宰 第二百四十九章 封息禁阵

燕澜跃至地面,燕耀骥依旧躺在地上,正悲痛地望着周遭的杀戮。

四周,八名族长宗主依旧淡然而立,漠视着周身疯狂的一切。他们似乎极为享受看到燕澜如此悲痛,看到身为一族之长的燕耀骥如此绝望。

因为,他们都十分确信,燕澜已无任何底牌,否则他不可能眼睁睁地看着他父亲与凌玉身亡。

当猎物彻底失去反抗的能力,猎人才有肆意玩弄的心情。

燕澜眼芒冷冷地扫视八名族长宗主,手陡然一挥,席卷起大量的尘土,填入凌玉和燕黎所在的坑内。

人已亡故,燕澜如今能做的,唯有收起悲伤,让他们入土为安。

做完这一切,燕澜心中一横,异兽胎气覆盖全身,鸿溟诀骤然运转,快速补充着消耗的灵力。

异兽胎气别无用处,防护本体却是堪比任何护甲法宝。

燕澜决定逃,留得青山在,不愁没柴烧。正如刚才族人所言,所有人都死了,谁来替族人报仇。所以,他绝不能死。

周天奉等人猛一握剑,虽然确信燕澜已无底牌,但看到他又生异动,心神依旧猛然一颤。

燕耀骥望着四周悲凉的一切,重重哀叹一声,右手微微一动,掐碎了一枚玉简。

“哎……”

陡然,燕族上空传来一阵粗重的叹息,一道道透明波纹幽幽荡开,一股浩大的威压凭空而生。

激战的众人大惊,这波威压极为强烈,与燕澜先前震慑灵魂的雷威有所不同,这股威压乃是真正的强者释放的修为威势。

诸族修士宛如惊弓之鸟,快速汇聚于一起,讷讷望天。

燕族众人也是快速汇拢,不明所以地仰望天空,不少人合手祈祷,祈盼天佑燕族,有大神通者降世以化干戈。

此时,燕族的战士已经伤亡过半,几乎人人伤痕累累,血迹斑斑。

“嗯?”周天奉、庞赫等人凝起眉头,神色微变。

“哈哈哈……燕族老祖终于肯现身,我等实在等得太久了!”

苍穹之上,声音滚滚,三道身影从三个方位疾射而来,周身同样散布着恐怖的波动。

“三名老祖级的人物!”燕澜大惊,没想到,此番这些势力围剿燕族,居然出动了五名老祖级别的人物。

燕澜重重喘息几下,逆天涅境的修为,实在是一种恐怖的存在。三名老祖悬立半空,让他觉得身体都被压得无法站直。

“那是我族老祖吗?莫非老祖有解救家族之能?”燕澜目光聚焦于半空一名白须长髯老者。

“造孽,真是造孽啊!”燕族老祖摇了摇头,叹息而语。

“燕族灭族已成定局,摇头叹息亦是无用,传闻燕族老祖修为惊人,老夫久候多时,动手吧!”圣封宗一名老祖捋袖迫不及待地说道。

“且慢!”燕族老祖摆了摆手,说罢,他手指一弹,打入一道灵力至燕耀骥体内,目光在燕澜身上停留数息。

燕耀骥周身清光一闪,当即站起,丝毫不复先前颓败模样。他立即走至燕澜身侧,将之护在怀中。

“澜儿,老祖是我召唤而来,为保存我族血脉,将会启动我族先祖传承的护族大阵。此阵名为封息禁阵,必须以一名逆天涅境修为者作为阵眼,方才能够启动!只是,一旦启动,阵眼之中的老祖将神形俱灭。”燕耀骥快速传音给燕澜道。

“故而,封息禁阵是我族到生死灭亡关头,方才允许开启的古老阵法,是我族先祖为保我族不致灭族而创,一旦开启,所有族人将会被封印,阵法之内不生不死,无苦无乐,时间停滞,与世隔绝。外界之人,若无解阵之法,即便是天陆上所有逆天涅境修士合力硬破,也无法破解。”

“我族先祖乃是大神通者,虽族人皆被封禁,但先祖以通天之能,竟开辟了一条通往天之一角之外的通道,此通道只能将一名族人送出去,算是为我族留下一线生机。”

“你的事,我早已跟老祖说及,接下来老祖将启动封息禁阵,你将会被送出天之一角。出去之后,万勿保全自己。他日你若修炼有成,可以回来按此方法解开封息禁阵。”

燕耀骥不动声色地摸了摸燕澜头顶,暗暗将解阵之法输入燕澜识海。

燕澜心头大震,但他不能表现出异常,只得暗暗紧咬牙关,目中厉芒闪烁,竭力将愤怒与悲痛掩藏。

圣封宗老祖听闻燕族老祖之言,不耐说道:“慢什么慢,老夫现在就要领教你的本事。”

说罢,圣封宗老祖周身灵力沸腾,战意直上九霄。

燕族老祖冷冷一笑,并未理会圣封宗老祖,手指朝眉心一点,缓缓低吟:“封息禁阵,启!”

“轰!”

整个燕族大地仿佛被狠狠锤击一下,猛然一震,顿时,燕族边缘处的碎石瓦砾缓缓浮起,继而连同地面上厚实的泥土也龟裂升空,一道无形波纹向外扩张,波纹所过之处,无论土丘还是石山,尽皆化为一方方泥石升腾起来。

眨眼之间,铺天盖地的泥石浩浩荡荡朝燕族中心汇拢而来,在天空有条不紊地聚合凝结。

“这是?”季家一名老祖面露骇然,周遭恐怖的波动,连他都感到心悸。

“走,快走,再不走就没命了,这是燕族的终极封禁大阵。”正欲动手的圣封宗老祖大声吼道,身形爆闪,瞬间冲出燕族大阵之外,跑得比谁都快。

忘世真人、周天奉等人闻言,当即大惊,连圣封宗老祖都骇然逃命,他们滞留岂不是更加没命。

所有敌族修士,纷纷狼狈逃窜。

四周的泥石越积越多,一些修为浅薄的修士,破不开泥石边界,活生生地被绞死而亡。

燕族族人同样惊恐万分,不明老祖在做什么。

“族人们,不要害怕,总有一天,你们会重获新生!”燕族老祖声音悲凉。

“前来援助我族的道友们,老夫替燕族感谢你们。你们一直朝北走,便可安然走出封息禁阵,快动身吧,不然就来不及了。”燕族老祖缓缓闭上眼睛,声音越发苍凉。

孙老柱、不咒山脉出来的七名修士,恭敬朝燕族老祖一拜,便直奔北方。

孙老柱临走之前,扭头朝燕澜望了一眼,目光百感交集。

燕澜察觉到孙老柱的眼芒,朝其微微点头,露出感激的笑意。孙老柱此番出力甚多,若非其拼命挡下敌族最为强大的修士,燕族伤亡必定更大。

数息过后,燕族老祖手指朝天一指,千丈高空,空间陡然扭曲,呈螺旋状。

“燕澜,去吧,你是我族的未来!”燕族老祖悲壮说道。

“去吧,澜儿,这是通道,出去之后便是更广阔的一片天地,你一定会成为睥睨天下的强者,我们等你回来。”燕耀骥拍了拍燕澜肩膀,微笑说道。

燕澜默不作声,扭头望了望埋葬着燕黎与凌玉的地方,双目悲痛,随即一跃而起,毫不犹豫直朝那空间漩涡驰去。

临近空间漩涡,燕澜感到身体被一股巨大的能量吸引,身不由己地朝其中陷入。

燕澜回过头,身下燕族领域已被浓密的泥石覆盖,难见半个人影。

数千丈之外,敌族的残存修士还未远走,他们望着眼前不可思议的一幕,神色各异。

“别让燕族小子进入通道,快!”千丈之外,庞赫焦急喊道。

顿时,三名老祖同时出手,恐怖的攻击直朝燕澜轰来。

“轰!”

三名老祖在百丈之外,被一道黑影生生拦下。那黑影遭受重力硬轰,朝燕澜方向抛飞了过去。

燕澜身体已陷入大半,看到那些势力仍旧不放过他,看到不咒山人冒死替他挡下三名老祖强横一击,心中翻涌起无边的愤怒。

“圣封宗、周族、庞家、欧阳家、南宫家、季家、武宗、司徒家,我燕澜与你们血仇滔天,不死不休,不灭你族,不足以祭我族人亡灵,不足以平我丧亲失爱之痛,不足以泄我心头之怒,今日血恨,我在此立誓,他日必要你们千倍万倍偿还,此仇不报,枉为人子,枉来人世,枉生为人……”

滔天的怒吼,回荡在天陆上空,犹如沉寂万年的火山爆发,释放出遮天蔽日的声威。

吼音尚在回荡,燕澜身影已经完全消失在空间漩涡之中。

半柱香后,燕族领域完全被密封于黑压压的泥石之下,突然产生一股巨大轰鸣,整个燕族领域仿佛地基突然被挖空一般,轰然下沉于地面,激起巨量的尘土飞扬。

轰响过后,尘埃缓缓散去,燕族领域犹如覆盖一圈圆形幽黑罗盘,其上布满道道玄异的纹络,不时有幽芒游窜,释放出古拙荒老的气息。

众人见状,皆被燕族的最终手段震骇,不得不承认,燕族作为一个古老的家族,虽然如今没落,但底蕴依旧不可小觑。

此次,燕族以自我封禁为代价,换取一线生机。若是燕澜遭遇变故,无法回来解开封印,那么燕族将永久地封禁于此。

三名老祖彼此对望一眼,怒哼一声,疾速朝燕族封禁大阵上空飞去,忽觉靠得越近,威压越重,只好折身而返,随即三人合力施展强悍一击,猛轰在封息禁阵上,攻击能量尚未靠近,便在半空爆散开来,封息禁阵丝毫未损。

“燕族先祖真是好手段,此阵非我等所能破,走!”圣封宗老祖面皮抽搐几下,不满哼道,随即招呼圣封宗残余修士返回宗门而去。

其余势力见三名老祖都奈何不了这禁阵,多留于此也是无益,便陆续折返而去。

原本繁华飘渺的燕族领域,已成毫无生机之地,散逸着悲凉的气息。

所有族人都在永恒岁月中,等待那个少年的归来。

……

北京京科银康中医医院预约挂号
慈溪市第二人民医院怎么样
海南治疗卵巢炎方法
郴州好点的白癜风医院
枣庄牛皮癣手术治疗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