德甲

法傲穹天 第五十一章 力战骑士

2020-01-16 18:50:49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法傲穹天 第五十一章 力战骑士

寂静的街道之上,两道人影在淡淡月光的照射下,冰冷对峙。

巨大的战斗声音,让得街道两旁的店铺之内,探出无数好奇的视线。

不过这些视线,在看到持盾骑士身上的制式铠甲,和诡异站立的黑袍之人的时候,都是立刻消失的无影无踪。

好像,一瞬间所有的人,都是变成了听不到声响的聋子一般,还在安详的熟睡。

而街道之上,由于受到黑袍人猝不及防的凌厉攻击,这一番掌力交轰间,艾伦骑士吃了不少暗亏。

脚板接连不断的后退,方才缓缓卸去身上那股诡异凌厉的霸道劲气。手掌之中的青铜盾牌,也是插入青石板中。

由于强大力量的猛烈对碰,使得青铜盾牌所插入的青石板上,一寸寸蜘蛛般的裂痕,不断的蔓延扩散。

“黑暗骑士?”

胸口不断喘息着,艾伦骑士双手握着青铜盾牌,听着对面黑袍人的戏谑话语,眼眸之中有些怒火。线条刚硬的脸庞,却是带着一抹疑惑。

这黑袍人兜帽之下的身影,分明就是方才自己追逐的那个少年之人。不过现在,艾伦骑士却是有些迟疑。

“这人的嗓音,怎么如此苍老沙哑…就好像,是个年过半百的老者一般…”

少年身体,却有着苍老的嗓音。一身诡异的身法,尤其是方才两人掌力对轰之时,这黑袍人展现的那诡异凌厉的力量。这一切,都让坚信骑士力量的艾伦,有些奇怪迟疑

“异端骑士的黑暗生命之力,竟然如此诡异神秘?”

一时间,艾伦骑士握着青铜盾牌的手臂,也是迟疑的不肯率先发动攻击。

毕竟,艾伦骑士所专修的盾猛生命之力,是以防御反击见长的骑士力量。

只要敌人的实力,不超过自己太多。那么凭借手中巨大青铜盾牌的艾伦骑士,便可以用自己的盾猛力量,将对面这名黑暗骑士,彻底打倒!

……

望着对面迟疑不定的持盾骑士,黑袍兜帽之下的年轻面庞,有些好笑。

“这航海家香丹传承记忆之中,异域海国的诡术技巧,‘苍咏术’果然好玩。居然能让我的少年嗓音,一瞬间变得苍老沙哑!只不过,副作用也很强,接下来几天,我的嗓子估计都得变的火辣辣的疼痛…”

黑袍下的身影,自然是阿尔法了。方才对面骑士突然全力甩掷而出的青铜盾牌,虽然未对阿尔法的身体,造成什么损伤。却也是将疾步闪掠的步伐,给生生阻止。

那极限时刻,逃跑身形被阻止的阿尔法,决定在这月色撩人的夜幕之下,和这紧追不舍的持盾骑士,来一次正面对决!

借着盾牌之上的猛烈力量,阿尔法飞去一家衣物店铺之内。找到了这样一件颇为臃肿的黑色长袍。

望着对面骑士手中,紧紧握聚的笨重盾牌,阿尔法心底有些惊讶。这人明明就是个以防御见长的骑士,可是生命之力全力加持之下,其速度却还是能比悍力护体的自己更快。

“你到底,是什么人?这身诡异的力量,是黑暗骑士吗?居然胆敢在执行雾月宵禁死令的佛里斯夜间活动,有勇气报上名讳来嘛?”

站直身体,艾伦骑士手掌微微用力,便是将厚重巨大的青铜盾牌,轻松的持在胸前。身上青铜光泽的生命之力,缓缓流转。凝重的望着对面的身影,艾伦开口试探。

报上名讳…

听着艾伦骑士的喝问,兜帽之下,阿尔法的面庞有些无语。

到底要多脑残,才会在这生死时刻,把自己的真正姓名报给你听…

心中一阵腹诽,兜帽之下,阿尔法的嘴巴里,却是用着苍咏术变换出苍老沙哑的嗓音,一本正经的吐出话语。

“呵呵,骑士,这个世界上,有很多你并不了解的强大力量。那些力量,是你手中的盾牌,若不能抵挡住的!”

顿了顿,兜帽之下的苍老声音,又沙哑道:“骑士,你听着,我乃隐于黑暗中的鹰鹫,死神迦叶那的使者。至于我的名讳,佛里斯这个失落的地方,估计已经没有多少人记得了。你姑且叫我,业炎莲嘉!”

“业炎莲嘉?”口中微微低沉的念出黑袍人诡异的名讳,艾伦骑士的脸上,有些迷惑不解。

这样的一个黑暗骑士,为什么自己从来不曾在佛里斯卫典之上,看到过?

阿尔法哪里知道对面的持盾骑士,还在想这样一个超脱的问题。不过估计艾伦骑士再怎么想,也不会联想到阿尔法随口胡诌出来的名讳。

漆黑的眼眸,望着动作变得迟疑的持盾骑士。阿尔法兜帽之下的眼瞳,闪掠过一丝寒芒杀意。

悍力劲气急速流转,脚掌猛的一踏地面,身形便是急冲而出,顿时造成背后泥土飞扬。

急速射出的身影,周身裹挟的压迫力量,甚至造成空气,也有些低沉的尖啸声。

瞧着再次攻来的黑袍身影,沉思之中的艾伦骑士,面庞有些不屑。如同熊掌一般的手掌,泛着淡青光芒,随后持着青铜盾牌,迎向空中的身影。

在一声撞击的闷响声中,阿尔法袖袍之中探出的拳头,便是砸在青铜盾牌之上。

稚嫩的拳头,虽然攻击看似温柔,然而当两者相交接之时,那小小的拳头上,却是虚白色的光芒,澎湃涌动,骤然间柔和的攻击,变得充满了攻击性。

嘴角一抽,盾牌之上传导入手臂的,那股凌厉强悍劲力,让得艾伦骑士退后了两步,手臂上,霎然已经是用力的青筋暴起。

“好凌厉的劲气…”身体稳如磐石的低沉,双臂在身前猛的交叉,将手中青铜盾牌护住自己的全身。待的稳下身子,艾伦骑士心中,才来得及惊叹一句黑袍人力量的诡异莫测。

抬眼望着空中进攻的黑袍身影,艾伦骑士舔了舔嘴,一股汹涌的战意,从眉宇间迸发出来。

“盾牌格挡!”

口中缓缓低沉吼出声音,艾伦骑士覆盖身体的淡淡青铜色生命之力,便是光芒大盛的闪耀一下。随后,有些诡异的收敛消失。

空中的阿尔法,兜帽之下还有些皱眉。待的手掌拳头中,悍力劲气狂涌不止,就要砸下下一拳的时候,却霎然发现,地面之上骑士手中的青铜盾牌,有些诡异的变化。

地面之上,艾伦骑士缓缓抬起手中盾牌。青铜盾牌之上。那些很是奇特诡异的图案纹路。在艾伦骑士周身生命之力完全收敛的此刻,却是散发出了一道道诡异亮眼的光芒。盾牌迎着阿尔法攻击拳头的那一面,周围的空间,竟然都变得有些混乱模糊了起来。

眼眸之中,紧紧收缩。黑袍之下的阿尔法,想要收回自己的攻击拳头。但悍力劲气加持之下,拳头挥动的速度,胜从前百倍。

小小的拳头,裹挟着凶悍的虚白色光芒,在空气中留下些许残影。随后,便是砸在了艾伦骑士的青铜盾牌之上。

悄无声息!

黑袍之中,探出的凶悍拳头,砸在变得犹如青铜镜般耀眼的盾牌之上。拳头之上加持无数道凌厉的虚白劲气,却是如同泥牛入海般,落在盾牌之上。

一丝作响的声音都没有!

看着此幕,盾牌之下的艾伦骑士,口中发出了一声低沉的轻喝,身形便是乍然而动。

两只手掌之中,青铜光泽的生命之力,对着青铜盾牌,狂涌而入。被注入力量的青铜盾牌,整个盾面之上,往周围的空间,扩散出一个虚幻的盾影。

随后,空中的阿尔法,便是感觉到,自己砸在盾牌之上的拳头,传回了一道熟悉的劲气。

虚白色的劲气,顺着自己小小的拳头,凌厉袭来。让得毫无心理准备的阿尔法,有些猝不及防。

身影杂乱的在空中一荡,尝到了自己悍力劲气那劲力力道的阿尔法,兜帽之下的嘴角,缓缓流下一丝殷红鲜血。

整个身影,也是脱力的倒在地面之上。身影在青石板上震起一下,最后有些黑袍之下的阿尔法,有些踉跄的费力而站。

看着黑袍人已经露出败相,这个时候的艾伦骑士,才是将自己的盾猛生命之力的威力,发挥到极致地步。

“盾印!”

脚掌在青石板上缓缓一踏,一道低沉冷喝声,从艾伦骑士口中传出。随后,他手中高高举起的盾牌,便是被他自己,狠狠的砸在青石板上。

以盾牌所砸之点为中心,一道渊博浩然的气息,便是从艾伦骑士身上,喷发而出。而砸入地面的盾牌之上,一道虚幻的青铜盾影,慢慢的孕育而生。

稚嫩的手,护住黑袍上的兜帽,防止被这道喷发而出的气流,挂落兜帽,照出自己的面容。

阿尔法的漆黑眸子,有些紧缩的望着面前的盾骑士。

“这就是骑士完全运转生命之力的力量吗?好强大的力量,我的悍力劲气,完全不是对手…”嘴里有些楠楠,阿尔法的脑海,却是立刻萌生了退意。

“这样强大的生命之力,并非是我所能对抗。方才的小小占优,不过是这盾骑士对我的身份实力,有着迟疑保守的态度。而现在,我得想办法离开了,否则等他队友来支援,我便是想离开,也难!”

心中想法一定,阿尔法手掌抚在自己已经受损伤的肚子之上。

脚下脚掌,却是狠狠的踏在泥土地面上。虚白色的凌厉劲气,疯狂的涌入脚板,让得青石板上,小小的凹坑被一脚踩出。

对着艾伦骑士的身影,阿尔法再一次的开始了猛冲。

现在这抹身影,落在艾伦骑士棕色眼眸之中,却有些不屑一顾。手中盾牌微举,青铜盾牌之上淡淡的盾影,便是闪烁着青铜光泽的线条。

随后,整个盾影,分出一个淡淡残影,对着黑袍身影快速砸去。

淡淡盾影和黑袍尚有一米左右距离的时候,黑袍身影在空中的身形,却是诡异的有些扭曲。

虚白色光芒闪动间,黑袍身影便是诡异翻滚一下,随后诡异顿住。

诡异的极动与极静之间,完美转化,却有种行云流水般的从容感觉。

在空中,险之又险的避开淡淡盾影,静止的身影突然重新恢复正常猛冲。片刻之间,阿尔法便是靠近了艾伦骑士。

宽大黑袍下的右脚点着迎向自己的盾牌,阿尔法的身子猛的旋转加力,左腿再次在盾牌之上,沉重踏了一下,阿尔法的黑袍身影,便是高高的跃上天空。

在艾伦骑士的眼眸底下,黑袍身影轻松落在佛里斯的建筑屋顶。随后,敏捷的消失在重重黑暗之中。

看着消失在屋顶的诡异身影,举盾向上,全力以赴的艾伦骑士,愣了一愣,随后,整个线条刚硬如刀锋的脸庞,都是愤怒郁闷的扭曲着。

ps:三个小时的奋斗,码出三千五百字的章节。作为一个新人,码字苦手,我还是个一阳指…这样有诚意的加更,只是为了回报投了推荐票的书友!尤其一个投了七票的书友,谢谢了!

泗阳县人民医院预约挂号
菏泽市传染病医院预约挂号
福州治疗早泄方法
南阳哪家医院治疗妇科好
镇江癫痫病医院哪家好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