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竞

重生之九尾落第六十九章任浅浅

2020-01-20 04:08:48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重生之九尾落 第六十九章 任浅浅

“冥王令?!”

短短的三个字一出口,何浩南整个人都呆在原地。

而身边的马仔更是双腿直打颤,一旁的陈力也露出惊恐、讶异的神色,魏玖看在眼里,心底自然是猜测起这冥王令究竟是何方神圣。单单是这三个字竟然就能带来如此震撼的效果。

“扑通!!!”

何浩南在众人的注视下竟径直的跪了下去,双手捧着冥王令对王星辰说道,“这位大哥,都是我的错,是我惹是生非,看在我上有八十岁老母,下有两岁小孩,中间更是一大堆七大姑八大舅要照顾,就大人不记小人过原谅我这一次吧!”

紧跟着身后的几个马仔也是纷纷跪了下去,脸色皆纷纷泛白,这冥王令的威慑力可见一般,不过王星辰却没有开口回答他们的请求,只是淡淡的说了句,“你们滚吧!”

何浩南的瞬间面如死灰,瘫坐在地上,冥王令在桓泽意味着什么?就连陈力这样的乖乖学生都是一清二楚。

而像何浩南这般道上混的人对着三个字更是如雷贯耳,冥王令出、死伤无数,这是专属于王家的令牌,也只有王家高层才有资格拥有,接令者倘若不能得到发令者的原谅,几天之类必遭王家诛杀。

当然这种冥王令数量也是极少,而动用这块冥王令的权限更是极高,除非真的是惹怒王家之人否则也不会接到这种冥王令。

王星辰虽说让他们滚,但却没有说这件事就此作罢,也断了他们想要继续求饶的路,这就意味着何浩南会遭到王家之人无穷无尽的追杀。

别看何浩南在陈力面前各种装大哥,在绯红酒吧也是混的风生水起,但生在桓泽,他对王家还是较为了解,在王家这种庞元大物面前这点自知之明还是有的,莫说是他,恐怕这桓泽真正抗住冥王令的也是屈指可数。

王星辰充满冷意的脸色和那再无回旋余地可言的语气,何浩南终于还是蹒跚的带着马仔朝门外走去,王星辰几人也没有再看他一眼,纷纷关切起魏玖和陈力的情况。

就在这时,何浩南突然发难,不知何时已从腰部抽出一把匕首,就在众人慌乱的眼神里,直挺挺的朝王星辰刺去,嘴里还怒吼道,“竟然你要我死,我也不会让你好过!”

但,真的是慌乱吗?至少魏玖心底丝毫没有任何的担忧。

“啊!!!”

一道痛苦的嚎叫声传来,发出这道嚎叫声的自然不是王星辰,何浩南的匕首甚至都没有靠近王星辰的身体,一枚彩虹糖竟在悄无声息的情况下打在何浩南的手上。

和之前只是击飞几个马仔手里武器不一样的是,这一次姬天胜真的怒了,原本只是一枚黄色的彩虹糖从何浩南手上掉落的时候已经被染成了血红色,而何浩南的小拇指竟然已经断裂了半截,十指连心,在这样的疼痛这下,他终于再也没有一点想暗算的王星辰的想法了。

魏玖眉头一皱,看向姬天胜,不过马上就释然了,毕竟就他的了解里面,姬天胜以前是没有什么朋友的,所以对他们几个兄弟情义极其看中,自然不会允许有人一而再再而三的想要伤害他们。

更何况魏玖也在试问自己,如果这几天是他们几个受到威胁自己能忍住不出手吗?恐怕是不能的,而且手段必然比这还要残酷。

“还不滚吗?”姬天胜的声音传来,那是如同王星辰的冷冽,不!比起王星辰的声音,这道声音更是让人打了个冷颤,这种声音就仿佛是从地狱归来的使者一般,每一个字都在剥夺这他们的生命。

“不要动,统统举起手来,警察办案!”就在这时,异变突起,从门外突然陆陆续续冲进来十几号警察,而手里赫然正端着手枪将众人包围了起来。

而在一众警察的簇拥下,一道娇小的身影走到了正中央,看着地上的鲜血和何浩南,声音冷冷的说道,“这是怎么回事啊!”

看到她的这一刻魏玖楞了一下,在他印象里的警察都是彪悍的大汉,就算是女警也应该比较粗狂才对,但这个突然出现的女警却完全辩驳了魏玖心底的看法。

一米六几的身高,目测45公斤的体重,虽然不算娇小,但比起身边的一堆男警察却是要秀气的多,清秀的脸蛋和简单的马尾辫都遮盖不住身上应有的英气,一身警察的制服更是掩盖不住含苞待放的傲人身材,无论是那个角度看上去都会给人眼前一亮的感觉。

只是她的语气,却不是那么的友善.......

“把他们都抓走,最讨厌这样的混混了!”女警清灵的声音传来,语气里带着数不尽的蔑视与鄙夷,甚至都不曾正眼看过众人一眼,只是以一种高高在上的状态,对受伤瘫在地上的何浩南问到,“没死吧?没死说说这是怎么回事?!”

魏玖眉头一皱,今天这事如果处理不好估计几人都要被抓到局子里去,就算王星辰有办法帮他们出来,但这已经是多事之秋,自然是多一事不如少一事,这样想着魏玖便挺着步子走了出来道,“我说这位警官姐姐,这没有证据,你可不能随便乱抓人啊,他只是自己摔倒的!”

正说着还朝何浩南投来一个不言而喻的眼神,他相信何浩南只要不蠢自然会理解他这个眼神的意思。事实也正是如此,毕竟在道上混迹了这么多年,何浩南还是有些眼色劲的,魏玖那眼神分明是告诉他,只要他同意魏玖的说法,今天这事也就私底下既往不咎。

“是...是,是!这是我刚不小心摔倒的!”何浩南连忙点头称道,语气里还流露出一种欣喜的情感,进局子有啥可怕的,只要不被王家惦记上,就算天天呆在局子里也值了,想到这几个警官来的这么及时,竟让他有种从地狱升到天堂的感觉,这还是第一次他心底这么感激条子呢。

女警也是眉头一皱,看着地上瘫着的何浩南,自然不像是摔伤的,但人家自己不指证,她自然也没有办法去抓人,再看着面前这个刚刚突然说话的英俊少年,心头更是一阵阵怒气,道,“我说话有你插嘴的份吗!”

“不要以为没有证据就那你们没办法,把这几个私闯大学宿舍的混混抓走,至于你们.......今天没证据先放过你们,以后落到我手里肯定不给你们好果子吃!”

女警心里有气,说话自然也毫不客气,一连串的命令下来,何浩南带来的一票人自然是被抓走,至于336的几人因为的确没证据,所以纵然是警察也拿他们没有任何办法。

就在众警察压着何浩南几人出门的刹那,女警突然眼神一亮,嘴角露出一丝狡黠,手掌轻轻抬起,青葱般的玉指指着魏玖道,“他们几个我可以算了,不过你得和我去一趟警察局协助调查!”

“你!!!”

魏玖还没回答好不好,336的几个兄弟可就不愿意了,王星辰真正被出面理论,但却被魏玖拦下,魏玖浅笑道,“好啊,那我就和你一起去协助调查......不过你们也不用担心,我只是协助这位美女姐姐做下笔录,不会有什么事的,而且我可是听说警察局的茶水挺好的哦!”

魏玖这后面一句话自然是对几个兄弟说的,他们几个也不是蠢人,自然明白魏玖的用意,只要何浩南不指认魏玖就不可能被定罪,而他们现在也的确不宜和警察闹的太僵。

就这样,魏玖随着这群警察的缓缓离开也被带走了,而不知道是不是因为女警故意的,魏玖待的这一量警车就三个人,他、女警和开车的警员,一路无话。

沉默的气氛里时间流逝的就特别慢,而那种寂静是一种沁入骨髓的冷清,终于女警还是忍不住打破了这种安静的气氛,“喂!你叫什么名字啊?”

“魏玖!”

两个字被富有磁性的声音说出来,但说完之后又是一阵安静,魏玖再一次开口了,“那么警官姐姐,你呢?你叫什么?”

良久无言,女警并没有想到魏玖会这么问她,而她亦没有准备回答魏玖的这个问题,虽然魏玖那富有磁性的声音很有吸引力,但她还是没有准备告诉魏玖她的名字,就仿佛魏玖这样的混子知道她名字是对她名字的一种玷污一般。

“怎么,你不知道问别人姓名的时候也应该把自己的名字告诉别人么?还是说现在的警察连着最基本的礼貌问题都不知道了?

读懂了女警眼里的不屑,魏玖自然心底也是一阵不快,说话再也没有之前的温和,甚至带着几份比女警还要高傲的气质。

女警一愣,脸色突然有些红晕,唇齿轻启,因为距离太近,魏玖甚至可以闻到那淡淡的清香,恬淡的声音传来,“我叫,任浅浅!”

抚顺市传染病医院预约挂号
湖州市第三人民医院预约挂号
宝鸡妇科医院排行榜
江苏哪所医院能治牛皮癣
浙江治疗癫痫病最新方法
分享到: